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144066.com > 正文内容

金石亚药(300434SZ)“牛散”高雅萍78亿入股 直逼控股股东

发布日期:2021-09-09 10:0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 

  3月15日晚,金石亚药披露权益变动报告书,牛散高雅萍举牌,已经持有公司20.01%股权,成为单一大股东。

  从2018年5月9日开始,通过协议受让、二级市场增持等途径,高雅萍对金石亚药的持股比一路高涨。高雅萍还明确表示,到今年9月21日前,还将增持不低于3.24%股权。届时,其持股比将超过23.25%。

  目前,金石亚药实际控制人蒯一希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控制公司21.18%股权。

  备受关注的是高雅萍,曾出入多家A股公司。据长江商报记者查询,截至目前,高雅萍至少直接持有8家A股公司股权,且均跻身前十大股东之列。

  金石亚药主营业务聚焦于医药健康及专用设备制造两大领域,2015年在A股上市,但近几年的经营业绩表现并不出色。

  2020年,金石亚药预计陷入巨额亏损。公司曾经耗资21亿元收购的标的公司业绩大幅滑坡,预计商誉减值达6.8亿元。

  目前,金石亚药的控股股东、实际控制人为蒯一希,其直接持有公司16.63%股权。蒯一希之妻杨晓东直接持有公司4.55%股权,二人构成一致行动人,合计持有公司21.18%股权。

  蒯一希是金石亚药的创始人,目前在公司担任副董事长一职,也是公司核心技术人员。一直以来,蒯一希夫妇实际控制着金石亚药。www.49330.COM

  然而,如今,蒯一希的控股股东、实际控制人地位正面临着挑战。超级牛散高雅萍直逼大股东之位。

  根据最新的权益变动报告书,今年初以来,高雅萍通过二级市场接连增持金石亚药,至3月15日,已经构成举牌,持股比达到20.01%,成为单一大股东。

  高雅萍进击金石亚药始于2018年。当年5月9日,通过协议受让,高雅萍支付3.51亿元现金,从金石亚药创始人股东陈绍江等手中获得8.19%股权。与此同时,还通过大宗交易方式获得4%股权,支付现金1.71亿元。

  一出手,高雅萍就一口气拿下了金石亚药12.19%股权,成为其第二大股东,合计耗资5.22亿元。

  2020年,高雅萍再次出手。除了通过二级市场增持超过1%股权外,当年9月,其再次通过受让股权获得5%股权,持股比增加至18.25%。这次受让股权,高雅萍支付资金1.72亿元。

  据长江商报记者粗略统计,截至目前,高雅萍合计获得金石亚药20.01%股权,共计出资约为7.80亿元。

  目前,蒯一希相比高雅萍仅有微弱优势。如果以金石亚药3月16日股价计算,二者之间的差距不到3900万元。

  事实是,高雅萍已经表露出了“野心”。在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,高雅萍明确表示,在本次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签署日后至今年9月21日,将继续增持不低于3.24%的公司股份。

  如果以下限3.24%计算,高雅萍顺利实施增持计划,届时,其持股比将达到23.25%,超过蒯一希及其一致行动人。

  高雅萍从事投资多年,实力不容小觑。2003年,高雅萍出任浙江金铭镇实业有限公司监事,持股87.10%,后者主要从事实业投资及投资管理。2015年以来,高雅萍相继成立或联合设立雅瑞和宜资本、上海乾瞻投资、浙江乾瞻投资,这些公司主要从事资产管理、投资管理、私募基金管理等。

  在二级市场上,高雅萍也是闻名已久。此前,高雅萍因与社保基金同时持仓永鼎股份等多家公司而备受关注。

  据长江商报记者梳理,截至目前(根据上市公司三季报、年报及股权变动公告等),除了金石亚药外,高雅萍还是钱江摩托、科力远、郑煤机、美利云、鸿利智汇、万讯自控、海特生物等7家A股公司前十大股东,均为个人直接持股。不过,持股比均不到5%。

  金石亚药的前身是金石东方,2015年4月24日登陆创业板。当时,公司主要从事研发、生产、销售塑料复合管材、管件及设备、工业机械设备、管件模具、施工机具、真空镀膜设备及其应用技术开发,以及特种设备的生产、安装、改造、维修等。

  实际上,金石东方闯关IPO成功有些勉强。IPO报告期,2013年至2015年,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.39亿元、1.73亿元、1.17亿元,同比下降9.69%、27.56%、32.24%。对应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(简称净利润)为0.49亿元、0.32亿元、0.23亿元,同比下降14%、34.34%、27.18%。营业收入和净利润逐年下降,且降幅较大。

  上市一年后,金石东方开始转型。2016年9月3日,金石东方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向复星医药产业、天堂硅谷合众创业等股东合计收购亚洲制药100%股权,其中,现金支付8.7亿元。后者于1991年成立,以研发、生产、销售非处方药和保健食品为主业,同时涉及处方药领域。在非处方药领域,亚洲制药以生产和销售快克系列感冒药为市场所熟知。公司因此更名为金石亚药。

  本次收购存在较大幅度的溢价。标的公司100%股权评估值为21.64亿元,评估增值率为265.51%,经协商,交易作价为21亿元。交易对方承诺,2016年至2018年,亚洲制药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.27亿元、1.54亿元、1.64亿元。三年承诺期,其实际数为1.37亿元、1.55亿元、1.66亿元,惠泽社群第二份第一份均实现了业绩承诺数。

  正是因为亚洲制药业绩贡献,转型后的金石亚药经营业绩也明显好转。2016年至2018年,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0.26亿元、1.16亿元、1.49亿元,同比增长9.18%、353.91%、28.46%。

  收购亚洲制药形成商誉7.87亿元,并在业绩承诺期后的第一年开始减值。2019年,亚洲制药商誉减值2160万元。

  2020年,受疫情等因素影响,亚洲制药经营业绩同比大幅下降,盈利情况不及预期,且公司判断其盈利能力在短期内较难恢复。为此,金石亚药对其计提商誉减值6.80亿元。

  前几年盈利状况良好的亚洲制药为何在2020年经营业绩大幅下降,且在短期内难以恢复?金石亚药没有具体说明。

  去年前三季度,金石亚药原本亏损0.95亿元,全年因为商誉减值影响,预计亏损6.70亿元至7.07亿元,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(简称扣非净利润)为亏损6.82亿元至7.18亿元。

  综上,通过收购跨界进入大健康领域,金石亚药采取大健康及专用设备两条腿走路,依然未能走出困境。

  从三季报披露的财务数据看,金石亚药的财务较为安全,长短期债务合计只有0.14亿元。

  券商人士分析称,蒯一希实际控制期间,虽然推进了产业转型,但经营业绩仍然不佳,不排除有退出意愿。牛散高雅萍的进击,可能正是看中了这一点。在其看来,高雅萍有入主之意。